当前位置: 首页 >> 生活

木纹神煌第八三八章看你挣扎

2020-09-17 来源:乌鲁木齐娱乐网

神煌 第八三八章 看你挣扎

慕方一阵哑然,即便有心辩驳,也依然是无言可对

这次过来,还真是怨不得宗守

他却也是人杰,知晓此时后悔也是无益目光一闪,便又笑道:“罢了!事已至此,慕某倒是想听听,国君到底有何想说的?不信国君诱慕某过来,仅仅只是为见面而已”

“自然!”

宗守点了点头,一本正经:“如今元莲界中几方势力,以那位洪兄最强孤实在不解,尔等难道真情愿他将西南之地,全数吞并?坐视这元莲界,落入那九都仙庭手中?哪怕真许给尔等一些好处,瓜分些地盘,又能够撑上多久?一旦解决了西南之患,不用四面受敌只怕这位洪兄之势,就再不可复制——”

慕方静静听着,却面皮僵冷,不曾有半分动椰

“若真如此,我玄灵修会,大不了把这元莲界之地,全数让予他便是此处之失,可他处取来,无非是交换而已”

“话是如此不错,然则却只是玄灵修会得益慕兄在这元莲界几百年经营,怕是尽付流水!”

宗守眉头冷挑,带着淡淡的嘲意:“试问一句,这真是你慕方所愿?”

“不如此又能如何?”

慕方一声冷哂:“国君当初不答应那谭镜还好应承之后,却是自缚手足如今兵只有三十万,十六位灵境(这点实力,只怕旦夕就可覆亡难道要我与你联手,最后落到一无所获?国君今日,即便有三寸之舌,也难说动我慕某动心”

“孤何时说过,要你慕方,现在就与孤联手应敌?”

见对面的慕方怔了怔,宗守微微一笑:“若无足够实力,怕也难使慕兄放心孤要与慕兄商量的∏这一次,那洪九尘受挫之后对那中原腹地,慕兄就不动心?”

慕方这才动容,这位大乾国君,竟有如此把握?

难道真是有什么其他底牌不成?

仔细再望宗守的表情,却又看不出什么

不过,这些时日里,他也曾仔细打听过此人

在云界之中据说是屡屡出人意料,令道门那等让玄灵修会,也畏惧不已的大教,也是屡屡大败

或者这一次,真是有什么把握,那也说不定

那目光顿时明灭不定一阵迟疑

将这元莲界,让与那洪九尘,他固然是不情愿

可是眼前这一位,却比洪九尘,还更要危险

思忖了片刻,反复的想,慕方还是摇头,唇角旁满含着讽意

“我看国君,是失心疯了(7*24小时不间断更新纯TXT手打这个时候不想着如何保全实力,安然退出元莲界反而千里迢迢的跑来,要说服慕某℃不知该说国君是气魄过人,还是自负过度——”

这外域,可非是平和已久的云界

此人哪怕真是在云界叱咤风云,可在外域,却依然还是新丁

似他们这些人,哪一个不曾经历无数大战,从无数处死斗中走来?

就凭那点实力足未稳又能翻得出什么浪花?

“我若是国君,当初就绝不会应承∝外域之规!真是再愚蠢不过——”

“可若是万一了?万一那洪九尘,挫于孤手,难道尔等联手,便胜得了孤?”

宗守眯起了眼,对此人后面一句,却不予置评

被谭镜说服,是只因他自己,也是麻烦不小

“此事你好生思量一二,若是那位洪道友胜,你无半分机会可若是此人事有不谐,道友若能据中原,有一统元莲界的机会何惧玄灵修会,不鼎立相助?”

见这慕方,是铁青着脸,不曾说话≮守笑了笑,不再去催迫知晓这慕方,其实已然心动再做催促,反而不好

也不曾道别,就径自踏空离去

合纵连横,不外如是

这次固然是元莲界诸方合力

,可也未必就都是全心全意,不存异心彼此之间,更有各种冲突

其中未尝就没有可趁之机,顺风顺水时,一切都可隐藏

可若是受挫,矛盾多半会爆发他今日此来,只是把这机会,增添至最大而已

又心中哀叹,他手中没有合用的谋士♀种说客纵横家之事,也只好是亲力为之

水准实在是差得太远,自己也是暗暗自惭

也就在他遁空而行,才离开不到三千里地忽觉一道视线,蓦地从远方注目而来冰冷寒漠,又含着几分讥意

“精彩!本君且看你挣扎——”

冷冷数字,那意念就又折返

宗守则眉头略挑,身形定于虚空之中

“这近日人是,洪九尘?实力倒真是不凡,却比前次,要强上不少似乎还有另一人,谭方?果然,这二人是联手了么?”

宗守失笑,以天方修会的实力,本就不够资格,争夺这元莲世界只能是选一方附之,捞一些好处

这情形,莫非真是以为自己,已经落入这二人算计之中

随后宗守,却也没去其他地域只是几张信符,发向了四面八方,就往直接元静宫方向返回

似这等样的手段,一次就可用得多了,反而不美

这次只见慕方而返,有多种解释可能是无果而回,于是放弃了说服其余人等也有可能是二人间,已经达成了协议,否则何至于一人而止?

虚则实之,实则虚之

要确证慕方与玄灵会不曾有异心,九都仙庭怕是伤透了脑筋

回至元静庭,宗守便开始了闭关以最少的投入换回最大的回报

一应外界之事,都不再管〃心武道,祭炼襟果真是将那一应战事,交给那庄凡部署指挥

只有那三十万精锐,是亲自布置,占据几处险要之地

若是庄凡胜,这几处都可以方便随时追击而若是庄凡败,亦可防范事态,滑落到最糟糕的情形

至少能守住一隅,以谋后图

其实此时不理外间之事,也是出于无奈

该做的与能做的,他到已经做到再有其他什么动作,也于事无补

如今就只能看,那位庄羽的手段,是否另他失望

说起来,他落到如此被动境地,还是第一次


小儿厌食症用什么药好
宝宝受凉腹泻怎么办
张家口白癜风医院哪家较好
友情链接
乌鲁木齐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