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生活

光年下的骑士 第三章 狼吻

2020-03-11 来源:乌鲁木齐娱乐网

光年下的骑士 第三章 狼吻

从几千年前开始,先民们就认为,“欧德”是被众神所选中的人群。因此“欧德”所具有的力量,也被认为是神的恩赐,是在人出生之时受到某位神祗甚至是多位神祗的赐福之后,蕴藏在血脉中的力量。

所以“欧德”的后代成为“欧德”的几率也要比一般人大。而在后天所进行的训练,就是为了能够更好的引导出这股力量,掌握这股力量。

——《神选之人,欧德》

“八九”凯伊一边观察着周围的情况,一边飞快的思考着对策。盖德不在身边,仅靠自己5级忠诚骑士的实力去硬拼有头狼指挥的萨伯群,看上去是不太可能的,更何况萨伯的头狼本身就是六级魔兽。

而如果想要依靠速度甩开以奔跑见长的狼型魔兽,凯伊自认还没有到这种“比禽兽更禽兽”的程度。

让他感到疑惑的是:为什么应该在阿弗利卡中部活动的萨伯会出现在最外围?为什么一向对人类友善的萨伯会攻击自己?

不等凯伊细想,位于他正前方锥形方向的三头萨伯同时向他发起了攻击。长期群居,协同狩猎养成的默契,让它们这一击几乎封死了所有可以闪避的角度。

然而凯伊却反其道而行,急速向前迎了上去。就在最前面的一头萨伯一跃而起向他扑来时,凯伊的左腿用力的一蹬,背部贴着草地向前一滑钻到了跃起的那头萨伯的肚子下方。

凯伊把剑往下一插止住前冲之势,右腿狠狠的踢向萨伯的腹部——狼型魔兽的头骨和颈部尤为坚硬,然而柔软的腹部却是它们最大的弱diǎn。

只见它一声短促的悲鸣,重重的撞上了另一头正在准备扑向凯伊的萨伯,向后倒飞出去。凯伊踢出一脚之后毫不停歇,顺势拔剑单手在地上一撑,他的身体在空中转了一整圈,同时握剑的手臂也抡圆了一圈,由上而下以压dǐng之势砍向第三头萨伯

只听“轰”的一声,萨伯竟被这一剑生生的砸进土里,全身都像龟裂般布满了伤口,丝丝的渗着血,眼看已是活不成了。

凯伊半跪在地上,大口的喘着气,在如此短时间里做出这么多动作对身体的负荷是巨大的,特别是最后使出了“回旋斩”——利用身体和手臂旋转,把所有惯性和力量凝聚到剑上,从而爆发出几倍以上的威力。

这原本是骑士剑术中的中级技能,凯伊却已经可以熟练掌握并使用。只是因为还没有成年,使用出来对身体来説还是略微有些勉强。

看着另一边相撞的两头萨伯摇了摇脑袋缓缓站起,回想到刚才与第三头萨伯近距离对视的一幕,凯伊的神情又凝重起来:果然有古怪,萨伯原本银灰色的瞳孔现在竟然一片血红,实力也有不xiǎo的提升,否则那一剑应该可以把它劈开才是。

凯伊紧了紧手中的剑:事到如今,也只有先想办法活着回去才是。要镇定,拜恩斯叔叔説过“越是在危险的时候,越是要保持冷静”。

就在这时,萨伯群中最为健壮的一头萨伯突然仰天嚎叫起来,紧接着,其余的萨伯也纷纷向它靠拢,加入到它的行列中,低沉的发出有规律的狼嚎声。

随着萨伯们的叫声,它们头部和爪部的淡青色也越来越明显。空气中的风元素顿时变的躁动起来,越来越多的风元素开始汇聚到萨伯的头部位置,渐渐的形成一道道约有2米长,半透明的,青色的光刃。当狼嚎声停止的那一刻,8道风刃如流星般直奔凯伊而去。

“不好,是萨伯的天赋魔法,白狼风刃。”凯伊在空气中的风元素开始汇集的时候便察觉到了它们的意图。

但是此刻他的身边没有高阶法师可以来帮他瓦解空气中的元素波动,身为骑士的他根本没有办法去打断萨伯群同时的吟唱。

即便如此,凯伊也没有坐以待毙的打算。他深吸了一口气,在此起彼伏的狼嚎声中,开始调动全身的元气。

没有人注意到,就在凯伊不断凝聚元气的过程中,他的背后又有一些金色的光diǎn,若隐若现的闪烁着…

几乎在狼嚎声停止的同时,凯伊骤然冲向正面的萨伯群。他用右手握剑平放,剑尖直指前方,迅速的横竖各挥出一剑。

刹那间,凯伊剑尖凝聚的元气喷薄而出,随着挥剑的动作,两道十米长的白光仿佛撕裂了空气般突兀的出现,在空中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十字。

瞬间把全身元气全部释放后虚弱感让凯伊脚下一阵踉跄,他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全然不能相信这恐怖的一击是自己发出的。原本以自己忠诚骑士的实力,“十字斩”所形成的元气最多只能延伸到3米的长度。

凯伊只是想借着“十字斩”与风刃的撞击产生元素紊乱,从而尽可能的瓦解掉周围的风刃。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那巨大的银白色十字与风刃相撞之后,竟然把8道风刃齐齐拦腰斩断,风刃就像是被粉碎的水晶一样化为diǎndiǎn青光消散在空气中。

与风刃撞击后的十字斩变得稍微有些黯淡,但依然没有丝毫停滞的飞向萨伯群,5头刚释放完风刃的萨伯在还没有任何反应的情况下就被分成了上下两截。

另一头站位比较靠后的萨伯想要跳起躲开十字斩,可还没有等它完全腾空,银白色的元气便已经贴着它的四肢关节横扫了过去,只听萨伯一声悲鸣,重重的摔回草地上,已是再无战斗之力。

凯伊完全没有想到战况会突然这样峰回路转,一击之后,除了一头站的较远没有被波及到的萨伯和警惕性极高,在十字斩发出之时就已早早躲开的头狼外,其余的萨伯全军覆没。

一阵微风吹过,草地上的血腥气渐渐弥漫开。萨伯的头狼是6级魔兽,已经具备一定的智慧,虽然它因为凯伊刚才的那一击震撼不xiǎo,但是它同样看出凯伊使出这一招的消耗绝对不xiǎo。

头狼的喉咙里发出一声急促的低吼声,示意自己的手下跟随自己一起,快速的奔向了凯伊。

就在快要接近凯伊的时候,头狼猛的伏下身体又一加速,伸出锋利的狼爪,如离弦之箭直取凯伊的心脏位置。

凯伊当即想要躲开这来势汹汹的一爪,不料眼前却突然一阵恍惚。连续的高强度的战斗和最后那惊艳的十字斩对身体的负荷也是巨大的。

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狼爪,躲闪不及的凯伊改为双手握剑,奋力砍向狼爪,与头狼硬拼了一记。

狼爪上传来的巨力让凯伊几乎握不住自己的佩剑,倒飞了出去,还没有等他站起,仅剩的那头萨伯就已经张开嘴向他咬来。无奈之下,凯伊只有抬起左臂挡下了萨伯的攻击。

剧烈的疼痛让凯伊一时之间觉得手臂好像已经不属于自己,他的整个xiǎo前臂到手肘的部分都被萨伯咬在口中,献血瞬间染红了衣袖。

背水一战的局面激起了凯伊的血性,他不但没有设法抽出被紧咬住的左臂,反而将自己的手臂当作杠杆,用尽全力硬生生的把萨伯的上下颚撬开,同时右手持剑快速的刺出,只见凯伊的佩剑没入了萨伯的咽喉,剑尖贯穿后背而出。顿时,萨伯便软软的倒了下去。

然而头狼却没有给凯伊一diǎn停歇的机会,透着寒芒般的狼爪转瞬又至。无暇抽剑抵挡的凯伊只能堪堪避过要害,肋间被划出了一道长长的口子。

体力的透支和大量的失血让凯伊的视线越来越模糊,眼看再次向自己扑来的头狼,凯伊只觉得全身的力量在渐渐流失,思绪也慢慢开始游离。

“希望大家不要认为我是被‘宠物猪’杀死的就好。”

这是凯伊倒下前,最后的一个念头…

淄博十佳妇科医院
治疗小儿呕吐吐奶溢乳的方法
生物谷灯盏花素片多少钱一盒
友情链接
乌鲁木齐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