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音乐

懒散少爷俏管家第二百三十九章成年礼营养

2021-01-14 来源:乌鲁木齐娱乐网

懒散少爷俏管家 第二百三十九章 成年礼

跟闻讯赶来的卡莎依尔好一通解释,并且帮忙搭起新的帐篷之后,三人一致决定,今后在冒险的同时,一定要多加留意那些有关特殊的白色羽毛的消息。看到莉娜法杖的威力之后,利奇对于白羽盾会幻化出什么东西来越发的期待起来。

成立大联盟的琐事繁多,仅仅是将大体的框架定下来,就耗费了众位族长整整一周的时间,至于剩下的细节,只能以后慢慢讨论研究,却是根本急不得的。

当然,同样也是因为没有多余的对他们的负责人时间供他们讨论了。

神之女的成年礼,对所有草原人来说不仅是个大日子,还是一个千年不遇的喜庆日子。

如此重要的节日,再去谈那些俗事,就算撇开草原人的宗教信仰不谈,也绝对是一件大煞风景的事情。

看着天还没亮就忙碌起来的风枭族人,利奇本以为这里面没自己什么事情,正想像平常一样到处逛逛的时候,却被卡莎依尔跟库玛给叫住了。

今天的卡莎依尔穿着一身粉红色的女式长袍,因为容颜不老,看上去倒是跟二八少女没什么区别。相比较而言,倒是她身旁的库玛,即便穿上了一套崭新的长袍,看上去年纪反而要更大一些

利奇正奇怪有什么事情的时候,就听卡莎依尔说道:“利奇,快来,试试这件袍子,看看合不合身!”

从卡莎依尔手中接过被叠得整整齐齐的一件明黄色长袍,利奇疑道:“这是……”

“今天是姐姐的成年礼,所有人都会换上新衣服,作为最后赢得选拔比赛的你自然不能缺席,到时候你得陪在姐姐身边,自然得换一身衣服咯!”

话音未落,卡莎依尔就接过了话头:“这件长炮是当年我为库玛他阿爹亲手做的,可惜后来一直没机会给他穿上,正好利奇你还没有衣服换,就借给你穿一阵子好了。”

即便事情已经过去了很多年,当谈起自己丈夫的时候,卡莎依尔脸上依旧闪过一丝悲伤之色。张国荣逝世十周年的群星纪念演唱会

见状,库玛连忙转移话题:“利奇,这次可便宜你了,我阿妈做袍子的手艺在大草原上可是出了名的,不知道有多少人排着队找我阿妈帮忙,你待会千万别把衣服给弄脏了!”

不等利奇开口,卡莎依尔就抢先道:“利奇你别听库玛瞎说,衣服就是用来穿的,怎么可能完全不会弄脏,这件衣服放着也是放着,还不如拿出来物尽其用。”

语气中虽然满是埋怨,但之前的悲伤之消耗仙缘值提升属性色却是消失不见了。

在卡莎依尔的指导帮助下,利奇很快就穿戴完毕。随后又在一片指责声中,好好拾掇了一下自己的妆容,胡子刮净,头发理顺。

“真像!”看着换装完毕之后越发英姿勃发的利奇,卡莎依尔喃喃道,目光有些迷离。

感受着抹在自己脸颊上的手,利奇尴尬得不行,却又不好将卡莎依尔推开。

显然,看到自己的装扮之后,卡莎依尔想起了自己故去的丈夫。倒不是说利奇的样貌真的跟库玛的阿爹长得很像,只不过睹物思人,点燃了卡莎依尔压抑在内心许久的思念之情罢了。

好在卡莎依尔作为过来人,很快就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纤手下移,改为帮利奇整理起了长袍的领子,动作十分自然,没有丝毫尴尬之色:“不好意思哈,一时没忍住,想起了库玛他阿爹,利奇你别介意。”

利奇本想开句玩笑,说“我可不想有库玛这么一个儿子”,来缓解一下自己的尴尬,但看到库玛就在一旁“虎视眈眈”,而且这么说也确实不太合适,最后话到了嘴边就成了嗫嗫的“不介意”了。

在库玛跟卡莎依尔的带领下,着装完毕的利奇跟莉娜三女来到了风枭部落外的草地上。

只见原本空无一物的草原上,此时已经被打上了两排木桩,另一边则有人正在安放射箭用的靶子,还有人正扛着木桩往另一块空地走去。

经过库玛的介绍,利奇才知道原来神之女的成年礼不仅仅是举行一个仪式那么简单,对于草原上的居民来说,仪式固然重要,但庆祝同样重要。那些正忙里忙外的人,正是在搭建待会需要用到的设施。

<《RUSE》将把玩家从传统操作系统中解放出来p> 很快,一应设施都被安放妥当,草原上的人也越聚越多,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笑容。

万众期待之下,蒂歆丽儿在一名清丽少女的陪同下,缓缓从草原的另一头走来。

即使已经看到过一次,再次见到蒂歆丽儿,利奇依旧被其独特的气质情不自禁地吸引。

没有欢呼,没有吵闹,所有的草原人都用一种朝圣般的目光注视着神之女,一步步向着早已等候多时的五位使徒走去。

在库玛的示意下,利奇也在同一时间来到了蒂歆丽儿身旁站定。

鼻尖萦绕着如兰花般淡雅的香气,利奇小心翼翼地朝蒂歆丽儿看去,不料却正好对上一双同样眼神中满是好奇的明媚眸子。

四目相对,两人如受惊的小鹿一般慌忙移开视线,心脏怦怦直跳。

使徒似乎根本没注意到两人的小动作,简短的几句开场白之后,神之女的成年仪式正式开始。

因为早就从卡莎依尔那里得到过指示,一切都只要跟着蒂歆丽儿照做就好,所以当蒂歆丽儿跪在年长使徒面前之后,利奇也依样画葫芦,落后半个身位单膝跪地。

随后,年长使徒开始说起了一种利奇根本听不懂,也从未听到过的语言,似乎是古老的草原语的样子。

蒂歆丽儿满脸虔诚,利奇虽然觉得无所适从,但也努力装出一副细心聆听的样子。

当利奇跪得膝盖都有些酸麻的时候,年长使徒终于结束了冗长的赐福,从怀中拿出一点红泥,用食指蘸了一下,点在了蒂歆丽儿的眉心。

连利奇都觉得十分辛苦,更别说身为普通人的蒂歆丽儿了,刚要起身,腿却完全不听使唤,身体一倾,就朝着旁边倒了下去。

云南九洲医院怎么样
南宁治疗盆腔炎医院
新标定制是几线品牌
友情链接
乌鲁木齐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