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综艺

黑化徒弟的助攻史 当时只道是寻常

2020-01-21 来源:乌鲁木齐娱乐网

黑化徒弟的助攻史 当时只道是寻常

九凤山上有很多的九凤鸟,每隔天历百日便会有一只落入九州,它们没有五脏六腑,只一副空空的皮囊,因此需要问满十一人集齐自身的脏腑才可得道,不然满百年浴火之时没有五脏六腑不能重生,只能跟随着这天火灰飞烟灭。虽然它们无所不知,却无人敢询问,毕竟要用自身体内的东西来换,九凤繁殖很慢,能入九州的很少,加上没有什么人愿意询问它们,数量正在急剧减少。

玄州的这只九凤已到九州九十九年,只有这一年的时间,九凤族已经很久没有鸟得道了,看着自己的族别在这天地之间慢慢消亡,不自觉地担心起来,算到圣族祭师古月将要问自己问题时,却被玄皇设下陷阱。幸好魔族公主带来一直神鸟,能识鸟语,有它的帮助,古月便能够尽快地找到自己。

这夜玄宫设宴,热闹非常,不九凤想趁着嘈杂唤那昆吾将古月带来,自己也好早点得道,那古月是修佛之人,正在渡金身,那如来不是割肉喂鹰嘛,佛家大慈大悲,那古月一定会成全自己。

夙倾今天倒也奇怪,用面纱完全罩住自己,更是增添了一些朦胧之美,酒过三巡,那风华谷有些醉意放肆起来。

“听闻魔族公主绝世容颜,今日蒙着面纱,怕不是你们的待客之道吧?”风华谷哈哈大笑,端着酒杯蹒跚地走到夙倾面前。

夙倾在面纱之下笑,今日可是你风华谷公然找茬,即使今日将你碎尸在此,按人皇来也是无话可说罢。

玄墨握住夙倾,示意她不要轻举妄动,毕竟夙倾想什么玄墨知道得是一清二楚。

风华谷还未走到夙倾面前便摔了一跤“公子宠妻可不是这样宠吧?我堂堂人皇之子,还没有这个资格让你这位美丽的妻子以真面目见人吗?或者是在外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故将这面纱遮住???????”说到这里便哈哈大笑,将手中端着的酒倒入口中。

玄墨用力地将风华谷的手握住,紧紧地捏着。

“怎么,被我说中着急了吧?”

夙倾笑,用手一谈,风华谷的喉咙便被伤得说不出话来,夙倾笑“来人,将这位人皇之子请下去让他好生歇息着。”

纵有百般不愿,全身皆被封住,越是使力越容易被反噬。

“听闻魔族公主生性残忍,今日一见,却有些道听途说之分在里面。”

今日是因为自己不想在此惹事,如果是在其他地方,管他是什么人皇之子,早就将其碎尸万段,古月的话语中带着些许嘲讽的意味,在场之人倒也听出其中的道理。

“身在魔族,残忍惯了,倒是不似你们修佛之人,大慈大悲地挂在嘴上,空有济世之怀,却不曾看见做过济世之事。”

“修佛乃是万事通达透彻,岂是你认识的这般险隘。”

“夙倾在这筵席之上岂是你随意放肆的?”

魔君很是生气,夙倾也想在此说这些话终究是不妥,那古月真是高明,故意在此逼自己将这些话说出来让魔族出丑,手段果然高明。

“夙倾眼界狭隘说错什么话在此道歉,望玄叔叔不要怨恨。”

玄皇摆摆手“无妨无妨,以夙倾的性子能够知错就改算是难得,只是以后切不可胡乱说话。”

玄皇起身说了几句,筵席又恢复热闹。夙倾看向古月,幸好自己戴的是面纱,可以如此堂堂正正地看着,那古月似乎也察觉到自己直勾勾地望向夙倾,嘴角扬起一丝笑容。

下人在玄墨耳边说了几句,玄墨一脸紧张,

“怎么了?”

“那九凤要冲破结界,我想应该是得道了。”

夙倾一个霹雳,立马起身让人带她过去,这边古月隐约间听到九凤这一个词便知出了事,与青提一同前往。

结界已裂开,看着九凤满身金光,终是得道了,哀叹一身,准备将其放出,既已得道,也没有什么身份好禁锢它了。伸手施了一个法子将结界打开,九凤快速飞走,飞出不远便被夙倾一个法子困住。

“你是如何得道?”

那九凤笑“我既已得道就不会再回答任何问题,你可去那九凤山问。”

夙倾笑,发出的笑声很是恐怖“这是各人的缘,不管是孽缘还是其它,终究已成定局,你再做其它也是无果。”九凤有些害怕。

“是吗?既然无果我便认命,只是我需去看看那最后问你问题的是谁,如果真是它,我便要你九凤族陪葬。”

那九凤闻此心里害怕起来,这魔族公主倒是说得出便做得到,自己好不容易得道,不能殃及自己族啊,这公主法术实在厉害,也分不清是正是邪,不管自己使多大的力还是无法逃脱。

夙倾走过去看见昆吾倒在地上,蹲下去一看确实心脏有一个大窟窿,夙倾先是哭然后大笑。“看来不必我动手你便离我而去,它究竟是有何神力?能够让你如此牺牲自我?”

夙倾传输法术给昆吾,可是丢失的是心脏,任凭你是谁,终究是无济于事。昆吾咳嗽了几声,夙倾立即用力传输法术

“夙倾,夙倾,没有用的。”昆吾此时很是虚弱,说话的声音很小

夙倾将昆吾搂在怀中“你可将我这个主人放在心上?我你准你再来见它你倒是不听。”

“夙倾,我们神鸟一族认定一只鸟便是一辈子,除非死,不然是无法改变的。”

“你先不要说话,待我将那九凤吞食的心脏给你拿过来,你先不要说话。”

然后起身走向九凤,用自己的法力凝化出一把剑“昆吾说你们这种神鸟,认定了就是一辈子,除非死,你可曾放它在心上?”

九凤被吓得蜷在夙倾困住自己的笼子中的一角,夙倾继续往前走,那昆吾却爬过来拉住夙倾的脚“不要杀它。”

夙倾笑,却不曾有人看见她的眼泪缓缓地滑下。“昆吾,值得吗?”

昆吾笑“夙倾你说值得吗?”

夙倾大笑,“九凤,现在有两个选择在你的面前,要么自毁道行化为灰烬,要么九凤族灭族,你选哪种?”

九凤被吓得哭泣起来,“夙倾,此乃天意,如今你这般怕是有违天道?”

夙倾看向玄墨“你此番可不要阻止我。”

“夙倾,昆吾乃是心甘情愿,不怨别人,这般执念不管外人如何劝说也是无济于事,倘若今日昆吾不这样做,以后也会这样做,执念太深,终是过错。”

夙倾看向古月“执念太深,终是无果?呵!想来祭师说得也是有理。”

夙倾蹲下紧紧地抱住昆吾,昆吾在夙倾的怀中有些发抖。“你猜我问了她什么?我知道她如果不得道便会飞灰湮灭,我们神鸟一族认定了就是一辈子,我怎么忍心看她如此,今日她唤我让我带古月来此,我不想她再受苦,于是我问她她的心里可曾有过我。我知道她的心里是有我的,不然也就不会回答我了,她知道如果她回答了我便死去,而她便会得道。于是我将自己的心脏剖开递给她,她终于回答我说有过。”昆吾有气无力地咳嗽,然后笑“夙倾,我们神鸟一族认定了便是一辈子,你可知道?”

“我知道。”

“你知道就好,知道就好。”昆吾的眼睛慢慢闭上,化为原型,夙倾笑,当初自己来到昆吾山,它看了自己一眼便说要认自己做主人,还说他们神鸟一族认定了就是一辈子,直至死去,看来他们神鸟一族真是如此。

夙倾蹒跚地走过去,九凤以为自己将要葬身于此,也好,与昆吾在此长眠,也是值得。

夙倾将幻化的牢笼打开,轻轻地抬起,那九凤煽动一下自己的翅膀,飞出牢笼。

“昆吾说他们神鸟一族认定了就是一辈子,你可曾知道?”

九凤回头看向夙倾,夙倾也看向九凤。九凤点头,飞向昆吾,一瞬间天火在他们周围燃起,众人看着这烈火哀叹,九州之中怕是谁都无法做这样的事,今日但是被两只鸟感动到了。火光殆尽,众人离去,听见几声鸣叫的声音,这种声音很是嘹亮,倒也从来没有听过,众人回头,只见从那火光之中飞出两只鸟,周围带有金色火焰。

“你可知我本是皇,需要浴火才能重生?”

夙倾笑“倒是从来没有看见过只有半颗心脏的鸟。”

九凤白了夙倾一眼“我的心脏在左边,他的心脏在右边,以后甜言蜜语说给左耳听,尖酸刻薄的话说给右耳听。”

“我说凰啊凰,你以后可要小心那些什么鸾啊龙啊的了。”

“你这魔族公主口中倒是没有什么好话,我们神鸟一族认定了就是一辈子的。”

“你们今日得道,可要去那天族报到吧?”

“还有你说,我们神鸟一族认定一个人就是一辈子,当初我既认你为主人,带我们去天庭之后再来寻你。”

“飞出去之后那凤回头笑“我说玄墨啊玄墨,你以后可要小心什么鸾啊龙啊的了。”

九江牛皮癣专科医院
儿童偏食厌食的原因
小孩不消化吃什么食物
友情链接
乌鲁木齐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