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时尚

彩蝶翩翩舞人间第七十四章人的心思营养

2021-01-14 来源:乌鲁木齐娱乐网

彩蝶翩翩舞人间 第七十四章 人的心思

“公子现在是我酒馆的客人,谁都不能伤害他。”酒鬼说道。

“他已经出了酒馆的门。”屠夫说道。

“但是我还没有收酒钱,”酒鬼说道。

屠夫便明白了,“可是你不一定拦的住我。”

“老人家请让开,”苏颜说道。“让他过来。”

别人为自己出头,说话总该客气一些,哪怕是不领情。

“可是你还没有给我酒钱,”酒鬼对苏颜也是说的这句话。

“我现在给你,”苏颜掏出了一锭银子。

“我现在不收,你以后还会来喝酒的,到时一起给。”酒鬼不去接苏颜手上的银子。

苏颜觉得不耐烦起来,他看向远处,小镇亮如白昼,在他的对面是一堵白色的墙,远处却是夜色深沉,目光在小镇的白墙和远处的夜色间来回移动,漆黑的夜和白色的墙渐渐变得模糊,“你们到底要怎样?”苏颜有一种无法抑制的狂躁。

七星再次大放光明,人群中有些老人的身体开始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

“戏子,”酒鬼喊道。

戏子愁苦着眉眼走了过来,不久前还是无数年的兄弟朋友,转眼间便是大道朝天各走一边,他有些感叹果然人生如戏。

“你走吧,”他对屠夫说道,“酒鬼不一定能拦住你,但你却一定不想喝酒的时候还在看戏。”

屠夫明白了戏子的态度,他将屠刀收了起来。

因为屠夫杀机引发的狂躁情绪退去,苏颜冷静了下来,七星再次隐没。

屠夫头也不回的转身向远处走去,酒鬼看着屠夫的背影突然大声喊道:“屠夫。”

停下了脚步,屠夫依然没有回头,酒鬼说道:“保重!”

他终究是有些恋旧,只是每个人都有自己认为正确的选择。

酒鬼没有说话,再次向远处走去。

他一个人肯定打不过酒鬼和戏子联手。

……

“你们还有谁要走?”酒鬼有些疲惫,他向人群说道。

人群起了一阵小小的骚动,然后又走出十多个老人,他们和屠夫一样向远处走去。

“剩下的人都散去吧,回家记得把灯都吹熄了,三更半夜的该睡觉了。”酒鬼让剩下的人群散去,然后对苏颜说道:“公子肯定有许多疑惑的地方,我们去屋里坐下说吧。”

这次戏子不是坐在另外一张桌子,他和苏颜、酒鬼坐在一起。

“小镇是一个被遗忘的地方,”酒鬼说道,“我们是一群被遗忘的人,准确的说,我们是一群逃避的人。”

苏颜没有说话,等着酒鬼继续说下去。

“每隔万年,人间便有一次浩劫,先是光明,光明洗涤世界的一切,没有人知道光明从何而来。”酒鬼陷入到远久的回忆,脸上依然带着恐惧。

“光是冰冷的光,没有温度,整个人间一直是光明的世界,连平时人人厌憎的黑暗也成了奢望,”酒鬼脸上的皱纹不定的颤抖,像起伏的海浪。

“这不是道门的传说中光明的世界么?”苏颜问道。

传说中,昊天的神国就是光明的世界,他们的神术,便是大光明术。

酒鬼的脸上流露出一抹诡异,“你知道我是什么人?你知道小镇上所有的人曾经都是什么人?”

苏颜摇头,他是真不知道。

“我曾经是道门的掌教,”酒鬼的话石破天惊,“他们都是道门的无字崖的修道人!”

“我们都曾经是昊天最虔诚的信徒,我自认为是代表昊天在人间的行走,”

“就像你现在代表书院在世间行走一样,”酒鬼解释道。

苏颜‘呼’的站了起来,道门和书院的关系,一直都曾友好。

“公子放心,”酒鬼示意苏颜坐下,“刚才已经说了,我们只是曾经是道门的人,现在的道门,和我们真的没有什么关系。”

酒鬼端起面的酒杯一饮而尽,“戏子那时候是道门的传教人,屠夫是无字崖上的首席修道人,我们每一个人都全心全意的信仰昊天,一生的梦想就是将昊天的光明洒满人间的每一个角落。”

“那时候的道门是世界最强大的宗门,那时候世间没有佛宗,没有书院,没有帝国,人间只有道门,道门代表昊天管理整个人间。”酒鬼再次喝了一杯酒,戏子也喝了一杯,仿佛是回忆起昔日的荣光,两人的脸色都变的红润起来。

“由于道门的强大,所有人都成为了昊天的信徒,人人都期盼着人间成为光明的世界,昊天的神国。”

“难道真的有昊天的存在?”苏颜问道,书院一直不认为有昊天。

“没有人知道到底昊天存不存在,我们现在也不知道。”酒鬼回答道。

苏颜更加糊涂,连道门曾经的掌教,传教,修道人都无法确定昊天的存在,谁能确定昊天是否存在?难道昊天无数年的信仰都是臆想出来的?

“公子请不要着急,听我把话说完。”酒鬼说道,有些记忆太过遥远,已经遗落在时光的长河里,如果不是小镇与世隔绝,只怕酒鬼早已忘记了自己是谁。

“直到有一天,当我发现我已经站在世间的最巅峰,我所说的每一句话都被当着是昊天的旨意,无人质疑,无人反抗,那个时候我依然不知道昊天在哪里,昊天的神国在哪里,我甚至认为我就是昊天,于是我与屠夫,戏子创建了小镇,一切仿照道典里描绘的神国的样子,但生命的流逝让我知道我并不是昊天,因为我无法永生。”

“于是我再次踏上寻找昊天的道路,我用尽了所有的办法,但我依然找不到昊天,我看不到神国,看不到永生的希望,我们开始着急,开始恐惧,对死亡巨大的恐惧让我们业绩增长显着。与此同时变得疯狂,我们开始质疑昊天的存在,质疑道典的正确与真实。”

有一天夜里,我捧着那本被我翻阅了无数次的道典,我失去了理智,既然本来没有昊天,这骗人的道典留着还有何用,道典在手里开始燃烧,在燃烧的火焰中出现了这样一段话:‘青天白日满地红,昊天神国降人间。”

“这段话出现在燃烧的火焰中,出现在大陆的夜空,我看见了这一句话,屠夫看见了这一句话,戏子看见了这一句话,所有的人都看见了这一句话。”

“我们每个人都欣喜若狂,昊天是存在,这是伟大的昊天的神谕。

因为燃烧过后的道典又完整无缺的出现在我的掌心。

那一夜过后,人间整整庆祝了三个月,因为人们终于看到了希望,神国即将降临,每个人都将得道永生。”

“但是三个月过去,一年过去,人间还是以前的样子,没有什么奇迹发生,神国依旧看不见影子,也不见青天白日满地红。”

“于是开始有人怀疑,怀疑我和戏子与屠夫,怀疑我们想独自偷偷的去往昊天的神国,怀疑我们对昊天的虔诚,怀疑我们所领导的道门的正确性。”

‘啪’的一声,油灯爆出一个灯花,火光摇晃了两下,映着酒鬼与戏子的脸明灭不定,苏颜静静的听着,等酒鬼继续说下去。

“怀疑的种子一旦播下,便会飞快的发芽生长,然后像野火一样的蔓延。在第二年的南方分门,当时的分门主教联合几位红衣神官杀死了忠于总部的神官和教众,宣布脱离道门总部,并告诉世人他们才是被昊天眷顾的子民!我,戏子、屠夫都是一些窃神的罪民。

最开始的时候人使用时们自然是不相信,当我派去问罪的裁决神座宣布加入他们的时候,整个人间大哗,其实当时连我都不敢相信,因为当时的裁决神座是我唯一的弟子,他怎么可能会背叛我?

但他对世人说了一句话,一句引起整个人间大乱的话。他说他亲眼看见我将道典烧成灰烬。”

“因为我烧道典的时候,他确实在场。”

酒鬼苦笑了两声,说不出的悲凉,“这便是跟随了我千年之久我最信任的弟子,道门的裁决神座。”

苏颜看着酒鬼,他能想象出被自己最信任的人出卖的那种悲伤,如果哪一天书院的师兄们,还有小刀也不再信任自己,他不敢继续想下去。

“如果说仅仅是一个分门主教的话还不能取信于人们的话,那么裁决神座的话让很多人不得不信。”

苏颜知道裁决神座于道门的地位,虽然现在的裁决神座陈半山看起来有些猥琐,但没人能否认他对掌教大人的忠诚和对昊天的虔诚。

有这样的人嘴里说出来的话由不得人不信。

酒鬼继续说道:“继南方分门后,北方的分门也宣布脱离道门,再接着是东方的分门,每个分门管辖三个郡,于是铁通一样的道门在极端的时间内变得四分五裂,那个时候的道门分裂,就相当于现在的人间分裂。我们当然不会看着道门继续这样下去,道门不允许亵渎昊天的存在,因为,道典还供奉在光明神殿里。”

“于是战争开始了,对于我与戏子屠夫三人来说,三个小小的分门无异于螳臂当车,用了一年的时间我们平息了道门的这场内乱。

“你猜我拿弟子面对我的时候他说了什么?他说他看不到永生的希望,他和不做做掌教,哈哈哈……”

“并问我最想要什么。我无奈他说他想做掌教!”酒鬼像是想起什么极度好笑的事情大笑起来。

太原牛皮癣专科医院
长春治疗妇科哪家好
海口哪家治疗男科医院好
友情链接
乌鲁木齐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