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

悟空看私聊第二百六十一章天女散花营养

2021-01-14 来源:乌鲁木齐娱乐网

悟空看私聊 第二百六十一章 天女散花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郭大路将这句话原封不动地还给萧雨歇的同时,身体一晃,一记普通的大擒拿手,抓向萧雨歇的左肩。

这是他刚才灵机一动的方案——捉住萧雨歇,和天宗换人。

不过就在他即将抓住萧雨歇的瞬间,萧雨歇突然从他眼前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张面带春风般笑意的、朴素的脸。

温少谷!

郭大路陡然收手,回到原地,同样微笑地看着温少谷,问道:“大师兄,你弄啥嘞?”

温少谷:“……”

“不是说好我与萧道友切磋吗?”郭大路一脸真诚的好奇。

温少谷微笑道:“你刚才使的那一剑是浩然剑的第一剑‘却之不恭’。”

“是。但这和大先生出手阻我有什么关系?”

“你既会用浩然剑,应当知晓浩然剑讲究正大光明、堂堂正正,如今你用浩然剑,又辅以狡计伤了萧道友,于萧道友不公,于你个人修行不妥。”温少谷微微摇头道。

“君子可欺以其方,再说了,我已明确拒绝萧道友,是他要求仁得仁,大先生你刚才也听到了。”

温少谷道:“萧道友识敌不明,已受到惩罚,郭道友也得饶人处且饶人吧。”

郭大路突然明白过来,这位杏坛大师兄可能是误会自己要杀人灭口吧,当即解释道:“大先生,我想你可能误会了,我要捉住萧道友,并非是要取他性命,而是想用他和天宗交换一个人。”

“哦,交换什么人?”

“我的一个朋友……”

说到这里,郭大路灵机二动,又想到一个向天宗要人的好办法。

“是这样的,我那朋友以前和萧道友有点误会,然后昨天大家在一起喝酒,我那朋友喝大了,经不住大家的激将法,硬是要来天宗找萧道友决一雌雄,当时我们都以为他是开玩笑就没留意,没想到他真借着酒劲来到天宗找萧道友。”

郭大路摇头A:VC/PE机构更多还是以一级市场投资为主叹息,表情无奈,“大先生您想,这天宗是什么地方,龙潭虎穴啊整个就是,一般人能随随便便进来吗?结果不出所料,我那朋友才刚走进天宗山门大阵,就被天宗的执事抓起来关进天牢了。”

温少谷听完,将信将疑,转头看向萧雨歇。

萧雨歇刚闹了一尴尬不已的大乌龙,正在那无地自容,见温少谷意示询问,问郭大路:“你那朋友叫什么名字?”

“翻天宗吴歧路。”

萧雨歇怔了一下,皱眉道:“他们又来了?”

郭大路点头,然后向二人抱拳:“好在如今误会已经解开,还请二位为我做个担保,把我那朋友放出来,我速速带他离去,也免得再给你们添麻烦。”

温少谷道:“我可以为你做这个担保。”

郭大路喜道:“谢大先生,那萧道友……”

“此事我做不得主,要先问过小师妹。”萧雨歇语气生硬,“不过有大先生做担保,想来问题不大。”

“那就好,那就好。”郭大路连连点头,“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去问令师妹。”

萧雨歇向前走了一步,目光深沉地望着郭大路:“阁下表面装傻充愣,实则诡计多端、深藏不露。你刚才说我天宗是龙潭虎穴,但你凭一人之力就走到此处,说明阁下龙潭虎穴也敢闯,阁下费尽心思走到这里,到底是为救人还是以救人为幌子行其他见不得人之阴谋,无人得知。

因此,在弄清楚阁下身份之前,我天宗山门暂不向阁下敞开,还望理解。”

“理解!”郭大路一派光明磊落,“完全理解,既然萧道友对在下心存怀疑,那在下便在此处等候消息,绝不踏入天宗山门半步。”

萧雨歇见对方答应得那么干脆,又犹豫起来,他刚刚已经吃了一次亏,而且是当着杏坛大先生的面闹得那般丢人现眼,所以他绝对不能再被眼前这小子给诓骗!

完成陈水扁所交付的任务。 “萧道友,你回去询问姜师妹,我留在此处和郭道友说话。”

正当萧雨歇进退两难之时,温少谷开口说道。

萧雨歇一听,心中顿时一阵暗喜,有大先生在此看着郭大路,那自然是万无一失,当即让了一句:“岂敢劳烦大先生?”

温少谷摆手摇头,“无妨。”

萧雨歇这才微微躬身,道:“那就有劳大先生了,在下速去速回。”

温少谷颔首。

萧雨歇又看了郭大路一眼,转身上山,很快消失在半山云雾之中。

“浩然九剑,郭道友学到哪一剑?”

萧雨歇离开后,温少谷问郭大路。

“已初步学完九剑。”郭大路如实道。

“哦,包括最后那‘舍我其谁’一剑?”

“是。”

温少谷不语,打量起郭大路。

郭大路笑道:“大先生若是不信,可出手考校在下。”

温少谷摇手,道:“此处为天宗山门,你我皆是外人,不宜动手切磋。”

“哦对,我忘记了。”

天宗核心法阵在前,他和温少谷一旦同时催动浩然剑气,大阵必生反应。

创下了一年多来的新低。不过 温少谷略作沉吟,道:“‘舍我其谁’,固是剑道,同时也是悲天悯人、兼济天下的情操,曰舍生取义,曰大仁大勇,名为剑道,超越剑道。”

郭大路点头赞同,他当初在儒家梦境世界学浩然剑时,就被最后这一剑困了许久,直到那日他一人面对千军万马,半步未退,果断亮剑,才顿悟义勇真谛,一举通悟“舍我其谁”的剑意。

“郭道友年纪轻轻,竟能学成这一剑,令人难以置信。”温少谷耿直道。

郭大路不以为意,抬头看向远处那座高山,语气从容不迫:“大道万千,唯人心难测,明辨是非,所信者目也,而目犹不可信;所恃者心也,而心犹不足恃,故子曰:知人固不易矣。大先生以为如何?”

温少谷沉思半晌,对着郭大路作了一揖,笑道:“多谢郭道友指点。”

郭大路忙作揖还礼。

随即,两人开始谈儒论道,郭大路在儒家世界寒窗苦读多年,此时面对温少谷,仍觉对方渊博似海。

“他日我若登杏坛,大先生以为我有几成机会?”郭大路荡开话题,随口问道。

“若是由我监考,你有八成机会,若由老二监考,你有五成机会,若由十三师弟监考,你当有十成机会。”

郭大路笑道:“综合算下来,仍有近八成的机会……”

“郭先生!”

“三弟!”

郭大路正说着话,忽听有人喊自己,回头一看,发现化机子、李霓裳等人正被天宗执事押入山门。

郭大路忙道:“大先生,那几人便是翻天宗同门,他们此次是随我一道来救人的。”

温少谷点点头,抬步走向为首的那位执事,跟他说了两句话,那执事便客客气气地挥手放人。

“三弟,你怎么会在这里?”化机子等人走过来问道。

郭大路正要回答,忽而闻到一阵沁人心脾的幽香,接着有万千花瓣从天而降。

“这……是在欢迎我们吗?”

众人满脸疑惑。

那花瓣漫天飞舞,簌簌而落,悄无声息地落在每个人的身上。

化机子、李霓裳等人的身上早已落满花瓣,就连杏坛大师兄温少谷的袖子上也沾了一片小红花瓣,他用手捏住那片红花,意味不明地一笑。

在场所有人,唯有郭大路,万花飘落下,片叶未沾身。

这时,云雾之中走出一位白衣少女,她翩翩而来,恍若天女下凡。

南通治男科医院哪家好
来宾白癜风医院哪好
南宁治疗阴道炎费用
友情链接
乌鲁木齐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