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电影

木纹俺是一个贼第九十七章谈判

2020-09-17 来源:乌鲁木齐娱乐网

俺是一个贼 第九十七章 谈判

“龙行天下,月满西楼,还有暗隐,”那名成员速的回答。(

“哦,那他们现在在那?”

“这个就不知道了,是英雄城的传令成员刚才过来传达的,说如果你回来了告诉你一声。”

“嗯,辛苦了!”慕容小天点点头,速的走向了大门。

下线固然是重要,但华夏大陆的未来发展格局重要,起码不能让龙行天下他们觉的你高不可攀,即便是失败者,也同样要给予应有的尊重。

‘魅影飘移’拉到了急速,一口气跑到英雄城的市政大厅,不等门口的值守成员开口,慕容小天便问道:“龙行天下,月满西楼,暗隐他们几个走了吗?”

“没有,去英雄酒了,龙哥,绝风哥他们都下线了;你又不在,我不敢放他们进去,所以,让他们去英雄酒找魔军师了!”那名成员回答。

“嗯,做的好,你马上去英雄酒,把他们请过来,记住,是请!”慕容小天认真的说。

“是!”那名成员飞的跑向了英雄酒。

英雄城市政厅的护卫小队,都拥有进入市政大厅的开通权限,没有核心级的成员点头,你就是天王老子,他们也不能放你进去。

而此时在英雄城这里,除了魔军师,没个能做主的在,那名成员让龙行天下他们去找魔军师,应该说,处理的非常到位。

可慕容小天却不能去英雄酒见龙行天下他们,那个场合,太随意了。

只有把他们请入英雄城的市政大厅,才是高的礼数,才是对龙行天下他们的大尊重。

人家本来就是战败者,如果在礼数上有所疏忽,只会让对方心寒。

很,随着推门声,魔军师带着龙行天下,月满西楼,暗隐从门外走了进来。

“几位,让你们久等了,慕容小天实在是失礼了!”慕容小天步走上去,分别同几人紧紧握了下手。

语气是诚挚的,表情是热烈的,那一握是有力的,手是温热的,绝对是发自内心欢迎的,没有半点的虚伪。

“言重了,败军之将,惭愧!”龙行天下苦笑着摇了摇头。

“说实话,我们是厚着脸皮来见你的!”月满西楼一脸羞愧。

“我们此次来,主要是感谢你的宽宏大量,不但对我们的产业秋毫犯,还严重警告其他人不准趁火打劫;可想想我们对你做的一切,实在是羞愧啊!”暗隐也是一脸的愧疚之色。

“各位先请坐!”慕容小天热情的招呼几人坐下,然后才说道:“过去的事情不必放在心上,你们也是上了夜之影的当,其实说起来,你们也同样是受害者。”

这便于搜索引擎根据所指明的关键词抓取内容“你要这么说,我们就真该找个地缝钻下去了,”龙行天下再次苦笑。

“呵呵,你们千万不必太自责,我什么损失都没有,相反,到是我毁了各位的行会和佣兵团;要说抱歉的话,应该是我来说才是,好在对各位来说,这次不过是损失了一块‘城市之魄’而已,东山再起应该一点不难。”

“你这是那里话呀,你只是被迫还击罢了,如果调个位置,我们根本做不到象你这般的大度,”月满西楼回答。

“是啊!”龙行天下接过话道:“既然错了,就得认,就得承担起这个。”

“哎,你和‘华夏联盟’之间的恩怨,我们也听说了,现在才知道,原来我们不过是被他当成了复仇的棋子,”暗隐提起这件事,就不由的显得有些愤怒。

“事情既然都已经过去了,我看我们都不必再提了,就让它成为历史的一页,你们看如何?”慕容小天笑着问。

“好,听你的!”

“行,放下包裹,重头再来”。

“不错,就让我们翻开崭的一页!”

龙行天下,月满西楼,暗隐,都是信誓旦旦的回答。

“老大,门外有人求见!”慕容小天还没开口,门口的值守人员便推门进来报告了。

“什么人?”慕容小天问。

“‘大刀会行会’的会长小李飞刀,‘黑道奇兵行会’的会长血魔法师,‘唯我独尊行会’的会长火龙骑士,‘名人堂行会’的会长猎色仙人,‘龙战天下行会’的会长飞天鸡;还有‘水月阁行会’的会长飞天鸡,和‘飞龙帮行会’的会长华夏飞龙。”

“哦?是他们?”慕容小天一愣,但立马恢复了冷静,平静的说道:“请他们进来”。

龙行天下,月满西楼,暗隐互相对视了一眼,对这七大行会会长的到来,他们也同样非常的意外。

七大行会的会长很便从门外走了进来,看到龙行天下,月满西楼,暗隐也在,是吃惊不已,本来到了嘴边的话,也说不出来了。

这种场面,说实话,让他们非常的尴尬。

“几位,先请坐!”慕容小天先开口了,打破了这种僵局。

本来是同一战前段时间价格一直保持坚挺的东北地区线的战友,可这猛然的见到,却是和对头坐在一起,这场面,确实是说不出的别扭。

等他们七人坐下,慕容小天笑着问道:“不知几位找我,有何贵干?”

几人互相望了望,又在龙行天下他们几个的脸上看了看,后飞天鸡硬着头皮说道:“我们找你,是来谈判的。”

这句话说出来,飞天鸡已经是尴尬的连头都抬不起来了。

当着龙行天下他们三个人的面说这话,确实是非常的难堪。

你让龙行天下他们几个怎么看你们?

“谈判?”慕容小天“啪”的一拍桌子,严厉的说道:“你们有什么资格来跟我谈判?等你们的行会成立十天期限一到,我灭你们只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我用得着和你们谈判吗?我凭什么和你们谈判?让你这么一说,似乎还是我的不是了?请问,这件事是我挑起来的吗?我有主动对你们出动过一兵一卒吗?”

“额,这个……”飞天鸡言以对了,额头上豆大的汗珠子“啪嗒啪嗒”的往下掉。

“那个,贼大哥,飞天兄不会说话,我们此次来呢,主要是有两个目的;这其一呢,就是向你认个错,我们不该听信夜之影那混蛋的话,联合起来对付你,希望你大人不记小人过;这其二呢,就是希望此事到此为止,还望你能开一面,既往不咎,放我们一马,”逍遥公主站起来开口了。

俗话说同性相斥异性相吸,女人说话,总比男人说话效果好点,想来俺是一个贼,总不至于对一个女人大声粗气的说话。

“你能这么说,我很高兴,这说明,你们起码还能认清目前的形势,”慕容小天声音一下子缓和了很多,但话音一转又反问道:“可是如果这样一来,你们觉得,对龙行兄,西楼兄,暗隐兄他们三个公平吗?”

慕容小天说完,平静的用目光在几人的脸上一扫。

“这个……”

七位行会会长们,面面相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说不出话了。

同是‘联合势力’的成员,可‘第一王朝’,‘天下’,‘暗之家族’都被灭了,他们却好好的存在,你让他们怎么说?

如果龙行天下他们不在,还好一点,可当着他们的面,谁又能张的了这个口?

“那你说,要我们怎么做?”终于,逍遥公主鼓足了勇气问。

“解散你们的行会,重来过,我保证,在你们势力重发展起来之前;整个华夏大陆,没人能动得了你们的任何产业分毫,”慕容小天毫不犹豫的回答。

“额……”这下又没人说话了,七位行会会长的脸色,都非常的难看。

“我说几位,你们就不能拿点勇气出来?错了就是错了,既然错了,就的面对,就要敢于承担,”龙行天下实在看不下去,忍不住开口了。

“是啊,解散行会,对你们来说,也不过是仅仅损失一块‘城市之魄’而已,算不了什么,”月满西楼也插开话了。

“站着说话,不嫌腰疼,如果是让你们解散行会,你们还会象现在这么洒脱?”

“是啊,你们三个是家大业大,拿出个七八百万来,再买它一块‘城市之魄’毫不事,可我们呢?到那里去弄那么多的钱来?说实话,只能是去自己打,可是,‘城市之魄’是那么好打的吗?”

“就是,我头一块‘城市之魄’就是走了鳖运,老天不可能让你次次走运,我可不敢保证,还能打出一块‘城市之魄’来。”

“………………”

对慕容小天,这些会长们小心翼翼的,不敢多说半个字,可是对于龙行天下他们,这话匣子就打开了。

“哼,你们也不想想,即便是你们不解散行会,经过这件事情之后,你们的行会还有威信可言吗?还有什么人,愿意加入你们的行会?”暗隐冷冷笑笑。

“何必把自己说的跟个圣人一样,你们非是自己的行会被灭了,就巴不得我们和你们一样,”小李飞刀冷笑反驳。

“我看啊,根本就是嫉妒!”飞天鸡也附和着说。


静脉曲张治疗最好方法
怎么判断膝盖韧带拉伤
襄樊白癜风医院哪个较好
友情链接
乌鲁木齐娱乐网